• 欢迎光临富优迪科技!
  •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收藏本站
  • 首页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科技创新网_互联网科技资讯门户|电子|通信|数码|信息安全
    科技创新网 > 风云人物 >
  • 中国非转基因大豆之父”荣膺山东十大财经风云人物

  • 发布时间:2018-07-12 04:49
  • 4.09K
  •   编者按:“中国非转基因大豆之父”——禹王集团董事长刘锡潜,经过四十年不懈努力,终将“中国大豆”品牌推向全世界。近日,在山东财经风云榜评选中,刘锡潜荣膺“山东十大财经风云人物”,鉴于其为建立和保护“中国大豆”品牌所做出的突出贡献,组委会给刘锡潜的颁奖辞中如是说:“在中国大豆行业,他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用家国情怀打造了‘中国非转基因大豆品牌’,为“中国大豆”走向世界开出良方。他将大豆嵌入中国‘新’。”

      5月30日,由大众报业集团主办,经济导报社、山东财经大学等联合承办的“山东势力·第十五届(2017)山东财经风云榜”颁奖盛典,在山东电视台隆重举行,禹王集团董事长刘锡潜荣膺本届“山东十大财经风云人物”。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刘锡潜掷地有声地说出了自己对乡村振兴战略的期待。这个期待,更是一句承诺,一个倾注了四十年心血,苦心孤诣誓让中国大豆产业脱离泥沼,创新发展,让“中国大豆”新生,成为享誉世界知名品牌的承诺。

      刘锡潜是第十、十一届全国代表,全国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德州市建国以来第一个国家发明奖,是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副会长。自上世纪90年代始,他便为保护“中国大豆”品牌竭尽所能、奔走呼号,被业界称为“中国非转基因大豆之父”。

      他阐述了禹王应对中国大豆产业危机所做的努力。禹王率先提出“中国大豆”品牌概念——“非转基因、高蛋白、直接食用”。通过各类国际展会、重要会议及提案等不同形式大力倡导。在这个过程中,他带领禹王承受着来自国际市场的压迫、五百强企业的竞争及转基因支持者的对抗,最终发展为全球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蛋白食品及原料加工基地。

      刘锡潜深思熟虑:保护“中国大豆”的战略意义在于维护中国的粮食与营养安全、食品安全、耕地安全、环保安全以及“中国大豆”的品牌安全的重大战略问题。(详见刘锡潜文章《关于非转基因中国大豆的思考》, 2013年11月7日发表于《中国食品安全报》A2版,全文附后)

      他呼吁,“必须要保护中国大豆产业的独立性,不能被国外转基因大豆牵着鼻子走”。坚定、刚毅的话语背后,是家国情怀的责任和担当,是走过了四十年“中国大豆”品牌浮沉发展之路后,所积累的底气与实力。

      20世纪90年代,我国大豆蛋白全部依赖进口,与此同时国内上马了一批大豆分离蛋白厂,均因蛋白原料低温粕收率低的原料问题而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禹王低粕的问世,解决了蛋白原料功能性差和蛋白收率低的两大行业痛点,使分离蛋白得率从33%增加到45%,每加工1吨蛋白收益增加2200元。

      国内蛋白厂因此陆续全面复苏,产品大量出口到欧美、日韩、澳洲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中国逐步由纯进口国发展成为蛋白出口大国。某国际知名企业也停下自己的低粕生产线,改用“禹王牌”低温豆粕。

      1999年禹王集团在山东和黑龙江地区建立高蛋白“非转基因”大豆种植基地,并以高出普通大豆5-10%的价格收购,直接带动农民年增收2亿元。越来越多的豆农开始种植非转基因高蛋白大豆。

      目前,禹王已建立了270万亩非转基因大豆基地,同时在当地大力发展订单农业,促进农业供给侧改革,提质增效。

      2004年,刘锡潜在全国上,正式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打造“中国大豆”国际品牌的设想,从而踏上了捍卫“中国大豆”的品牌之路。

      自此之后,禹王不断地在国家重要会议、行业论坛上持续发声,联合中国大豆产业的重要专家学者开展“中国大豆国际品牌高峰论坛”等重要会议。并参与低温食用豆粕、食用大豆粕、大豆油、大豆浓缩蛋白国家标准的制定。

      “非转基因”概念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激烈讨论,进而发展成为人们最关注的食品安全问题,中国非转基因大豆品牌也逐步深入人心。

      由于禹王在打造“中国大豆”国际品牌过程中所做的努力,中国大豆产业迎来了全线高质量发展的黄金时期。

      “中国大豆”开始供不应求,出口量触底反弹。2014年“中国大豆”价格脱离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体系,年平均价格比芝加哥期货大豆价格高出20%以上(当然,这仍不能反映出中国非转基因大豆的价值,其价格仍然偏低),而且价格更平稳。日本大多豆制品配料表都标注了“中国大豆”。

      2017年,“禹王·欧洲 大豆蛋白产业现场峰会”在禹王集团隆重召开。本次现场峰会与会人员反响强烈,多瑙河大豆协会Grit Puchan议长表示,愿同禹王增加交流与合作,共同促进全球非转基因大豆蛋白产业的健康发展。

      2018年,,美国对中国出口大豆加征关税,而中国也将大豆作为反制措施,其底气便来自“中国大豆”长期以来品牌能力的积累。

      近年来,刘锡潜带领禹王紧跟国家新旧动能转换的步伐,身体力行“推动变革,引领进步”的企业使命和“成为行业持续性创新的引领者”的企业愿景。不断培育大豆产业和大健康产业新动能,从全产业链上为“中国大豆”国际品牌充能助力。

      禹王已在试验实现大豆加工过程中水资源循环利用、豆渣深度开发利用,整个过程可实现零污染、零排放、粉尘回收率99.95%。水中的内含物全部回收,同时实现水的循环利用,整个生产过程不再产生废水。

      禹王以生物合成技术开发绿色清洗剂。在工业领域,已攻克国家几个重点工业应用的世界性难题,技术国际领先;在民用领域,使用后无残留、无污染、无伤害,效果良好。同时,还研发制作出一种新型包装盒,这两种产品均达到了可食用的绿色、环保标准。

      禹王从大豆蛋白生产线的下游副产品中提炼原材料制作出沙漠园林保水剂,零污染,同时降解之后变成肥料,改善土质。

      禹王集团是全球唯一可全部自行生产七大必须营养素的企业,并以此为载体,向社会输出满足全人群营养需求的产品及服务。

      七大必须营养素是构体细胞组织的基本物质,而且由于自身不能合成,必须从体外饮食中摄取,所以叫必须营养素。保持这七大营养素的均衡,才能维持生命的成长。

      禹王集团还针对发病率第一的“心脑血管疾病”,研发出了“心脑保养5S(常扫描、常解答、常转变、常监督、常自律)”健康管理模式,利用移动端、可穿戴设备等进行全面、个性化的健康信息采集,建立保健营养方案库,从单纯产品供应转向健康方案定制。

      禹王将原料基地、加工厂、线上商城、线下自营药店、健康服务平台进行整合,打造“健康生活馆”O2O健康管理新业态。建立了“万方泽世大药房”终端连锁店和线上大药房,提供集检测、档案、诊断、跟进、培训、调养等一体化长寿健康服务,山东省20家样板门店建立完成,预计五年内达到360家门店。

      作为黄埔后人,刘锡潜始终践行和传承“不要钱,不要命,爱国家,爱百姓”的黄埔精神。自1979年至今,四十年雄关漫道,砥砺奋进,他一步步将企业发展成拥有4大产业、12个工业实体、16个销售公司的企业集团,在大豆加工,生物医药,碳陶、节能材料领域均处行业领军地位。

      禹王年加工大豆60万吨,年产低温豆粕40万吨,大豆分离蛋白12万吨,成为全球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蛋白食品及原料加工基地。

      禹王还是全球最大的鱼油ω-3全产业链供应商,中国瞬间胶粘剂技术的引领者,中国碳·陶产业的领航者。

      作为企业家,刘锡潜一贯保持着对民族利益和产业发展的前瞻性与敏锐的辨识力,昂首阔步地走在产业前沿,为产业发展持续领航。他进一步指出,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大豆”的价格还不配她的应有价值,大豆蛋白行业仍处于恶性竞争的亏损状态,仍处在一个艰难爬坡蜕变的过程中,“中国大豆”国际品牌的打造仍在路上。

      今年7月,有科学界人士呼吁将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称形势已刻不容缓,“再迟缓就是误国”。随之,该事件引发了“反转”和“挺转”阵营的热烈讨论,名人、电视台也参与其中。事件的起因为转基因水稻,后泛化为转基因食品。对于两者,我都不是专家,但我相信时间和科学会得出结论。但中国作为非转基因大豆的唯一 一块净土,从我们国家自身利益出发,着力宣传和打造非转基因“中国大豆”品牌,这无疑是正确的!

      通常理解,中国的粮食安全就是我们的粮食总量能让13亿人吃饱,因此,保证粮食的总量供给,就成了各级主管部门的第一任务和追求,就现阶段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我想探讨的是,从战略和长远看,仅仅粮食总量够了,中国的粮食就安全了吗?

      实际上,人们吃粮食,是为了吸收利用粮食中的营养,而营养最重要的是蛋白质。共需要七大类营养素――蛋白质、脂质、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矿物质、水和膳食纤维,其中只有蛋白质有DNA信息,是有生命的,其余六种营养素只是为蛋白质而存在的。由此可知,蛋白质是本质、是核心、是生命。大家都知道,我们所吃的禽畜肉蛋奶,都是豆粕作为主要饲料转化为动物蛋白的。大豆提供的蛋白营养,保障了粮食质量安全。粮食安全是综合的安全,不仅是量的充足,更是内在营养的质的提高和保证。全世界60%的蛋白质是大豆提供的,第一大营养素——蛋白质的充足是提供营养、保障粮食质量的核心。当然,大豆不仅富含丰富的蛋白质,它还同时富含生命所需的所有营养素。

      我们都知道奶粉中缺少了蛋白,出现了阜阳大头娃娃事件;牛奶中缺蛋白,出现了三聚氰胺事件。这些事件出了这么多年,引起全国这么大的震动,很多人居然没有把它和大豆蛋白联系起来,没有和我们非转基因中国大豆联系起来,这是非常可悲的。

      我们相信转基因的产品,我们迷信国外品牌,但我们就是不相信,不认可中国最优良的,最有价值的,孕育了中华民族的非转基因大豆蛋白,这同样是可悲的事情。

      试问,当我们真的有一天失去了作为提供中华民族最主要蛋白质来源的非转基因大豆后,外国又突然切断了我们进口大豆的后路, 对我们一个有13亿人口的国家而言,我们的粮食还有安全可言吗?

      美国FDA能为了美国大豆走向国际,能发表声明(每天食用25克大豆蛋白,能够降低心脏病、心血管病的风险),而我们更具有优势的非转基因中国大豆蛋白,却没有得到有关部门应有的支持和关注。

      满足营养需求、同时对健康不存在任何急性和慢性危害是食品安全的要求。中国大豆是天然生成,历经千年种植而自然优选出的优质资源,从根本上保障了食品安全。中华民族自古是以植物为主食、以大豆为根本蛋白来源的民族, 从本质上讲是中国大豆孕育了黄皮肤的东方民族,它对我们是最安全的食品,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也能从与大豆的成分如此接近得到印证。

      中国大豆富含蛋白质,其蛋白质含量高达40%;而且大豆蛋白含有必需的22种氨基酸,其中8种是所不能合成的。

      大豆是生产蛋白质效率最高的物种,就土地利用率来说,种植大豆更能保障耕地安全。如果一亩土地用于种草喂牛,从牛肉中得到1.5公斤蛋白,而种大豆可得蛋白47公斤。以禹王一个年生产大豆蛋白7万吨的工厂计,消耗大豆24万吨,需要耕地136万亩;若生产同样数量的牛肉蛋白需要耕地4275万亩;可见以种植大豆来提取7万吨蛋白,仅禹王一家企业就可节省标准耕地4139万亩,比广东省全省耕地还多出157万亩。从全国蛋白需求和生产的规模来算,其耕地利用率提高之大更是难以想象。

      试问,当我们一方面大谈保护耕地,而另一方面却又逐年递减综合评价最为节省土地的、最安全的非转基因大豆的种植面积;我们现在是否应该重新思考,什么才叫耕地安全,如何调整我们的产品结构,从一个更深更广阔更长远的意义上保证耕地安全?

      我们为了创造美好生活而努力创新科技,发展经济;我们为了更长久、更持续地享受适宜的地球环境,提出节能减排,追求低碳,保护蓝天绿地。而非转基因大豆正是提供优质蛋白质的更加环保低碳、环保的生活方式。

      经研究:生产1公斤大豆仅排放0.15千克二氧化碳,生产1公斤牛肉排放二氧化碳36.4千克。消耗3.5吨大豆,生产1吨大豆蛋白排放二氧化碳24吨;获得1吨牛肉蛋白需要5.5吨牛肉,排放二氧化碳200吨。

      禹王公司年产7万吨大豆蛋白,排放二氧化碳150万吨;7万吨蛋白对应牛肉35 万吨,相应碳排放1300万吨;与生产牛肉相比,仅禹王一家企业就每年减排二氧化碳1150 万吨。减排的二氧化碳需3.1万公顷阔叶林吸收一年。

      与转基因大豆配合使用的抗草甘膦除草剂,除了被转入抗病毒基因的大豆能够经受住外,其他植物都会被杀死,通过这种方式,大大降低了转基因大豆的田间管理成本。然而,除草剂一方面在转基因大豆中大量残留,通过直接或间接的食用,在内会不断积存,严重影响健康。另一方面,除草剂在土壤中大量残留,天然植物将无法在这种土壤中生长,变成只能种植抗更高浓度除草剂的转基因大豆,形成恶性循环,造成严重的土壤污染。

      这同时带来另一个严重问题:土地上只剩转基因大豆,天然作物不能再生长,对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造成毁灭性破坏。“绿色和平”组织就坚决反对转基因作物,它会通过基因漂移作用,对天然作物带来灭顶之灾。

      试问,我们一方面在大力倡导低碳经济,为践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承诺而努力;为保护环境而治理污水,控制各种污染源;而另一方面,却对饱受进口大豆冲击而节节败退、种植面积连年萎缩的更加低碳、更加有利于土壤安全和生态平衡的绿色非转基因中国大豆缺乏鼓励政策,弃之不顾,甚至落井下石的做法,与可持续发展的初衷难道不是南辕北辙吗?

      充分发挥“高蛋白”特点,保障“非转基因”品牌安全。挖掘中国大豆“非转基因、高蛋白”的特点,依靠蛋白及其制品与转基因形成区别和差异,提高品牌附加值,可以打造其下游饲料业、养殖业、加工业、食品业等数十个与非转基因、高蛋白相关的行业品牌。符合经济学比较优势理论,符合市场经济的品牌的差异化战略和独占理论,也是非转基因中国大豆能够持续发展的关键。当我们成为全世界的独占品牌时,当我们有了中国大豆定价权时,数十个行业的独占品牌在国际市场上将获得的收益是不可估量的;而这种效益的获得,不是靠投入,而是靠保护,靠认识的转变,观念的更新,思想的解放获得的。

      非转基因中国大豆的价格被严重低估了。当大豆价格能为农民带来丰厚的利润之时,种大豆的积极性也会随之迸发。

      试问,一个能带来相关数十个行业发展的独占品牌,能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我们为什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呢?

      站在市场经济的角度讲,一个本质上不好的产品还要夸自己的产品是好产品,还要宣传它的优点,以便取得市场的份额,而我们一个世界公认的好品种,却为什么不敢启齿,而羞于宣传它呢?我们的“中国大豆”品牌在哪儿?我们的媒体在哪里?

      我们的豆农、我们的大豆产业企业在苦苦支撑,他需要社会的支持。在此我呼吁全社会,关注我们的非转基因高蛋白大豆产业,给它生存和前进的力量。

      通过“源头原料+终端品牌”两个端点的发展,带动和打造大豆产业链的整体竞争力。为中国大豆安全的解决提供动力。

      中国是大豆的发源地,黑龙江是非转基因中国大豆的主产区,是世界非转基因大豆原料的核心区域;这是非转基因中国大豆的黄金产地,是源头保障原料的中坚力量。

      禹王公司,是非转基因中国大豆食品豆粕开创者,1979年就涉足蛋白行业,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蛋白加工企业,是中国大豆蛋白协会理事长单位,致力于非转基因大豆蛋白食品的生产与研发,产品远销国内外。2004年我就在《中国经济导报》上发表“打造中国大豆国际品牌”观点,多年来一直向全世界推广非转基因‘中国大豆’品牌,使“禹王”和“中国大豆”品牌获得了海外市场的广泛认可。禹王将同大豆产业同行一道,继续共同维护、全力打造非转基因“中国大豆”品牌。

      从原料和终端入手,打造非转基因中国大豆国际品牌,是中国大豆产业的出路。在这个过程中,坚定地和东北几千万豆农站在一起!

      让我们在各级政府的指导下,在行业协会、行业专家和媒体朋友们的大力支持下,共同发展和振兴非转基因中国大豆产业!

    上一篇:风云2》票房高得让人看不懂?(图
    下一篇:合肥网第e时间:中国旅游十大风云人物将现身安徽
  • 图说天下
    首页 | 免责声明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 Copyright©2008-2018 富优迪科技(www.fudsi.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文章、图片源自网络或网友自主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