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富优迪科技!
  •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收藏本站
  • 首页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科技创新网_互联网科技资讯门户|电子|通信|数码|信息安全
    科技创新网 > 风云人物 >
  • 洞江风云3招贤纳士

  • 发布时间:2019-09-10 11:31
  • 4.09K
  •   义德说:“各位乡亲,听我说一句话,这次洞头村,出资购大船,招聘船员打海盗,目的都是为了大家好!海盗一天不除,我们没有好日子过!请各位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如果要捐款,多少不论,就拿到恒发渔行;要当船员,船老大就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叶唐学,也去恒发渔行报名!”众人一听,纷纷响应。

      一条乡村小道,唐斌和唐学结伴同行。环视四周,错落有致的民房散落在田间地头。农忙时节,村民在忙着耕地播种。太阳躲在云层里,没有一丝风,很闷热。俗话说,“云内日,被内屁j。”

      唐斌向唐学推荐,东岙顶村有个朋友,人豪爽,打铁出身,一身武艺。后来去当渔民,因为老是晕船,一气之下上山不干了。现在家,操起老本行。今天,唐斌领着唐学,就来找他这位朋友。

      唐斌,二十几岁,个子中等,留长头发,八字胡。他原是一名吊儿郎当的青年。自从拜师中仓村真武殿主持学了几年武功之后,自恃功夫了得,四处沾花惹草、扰乱是非,父亲被他气得。有受害者家属,当着他父亲面投诉,扬言要把他儿子填埋在洞头港。其父以为是一时气话,顺口说,埋就埋吧,反正我有四个儿子,少一个逆子也没所谓,省得投气k得罪人。

      一天晚上张罗三五个人,乘他酒醉,把他抓起来,绑上岩石,摇船到港中,把他推下海。也许他命不该绝,绑石头的绳子被他在水中挣脱。最后,他可怜得像一只流浪狗爬到家。此事对他打击很大,父亲劝他洗心革面,做个规矩的老实人。

      伯父是村里郎中,什么伤风感冒、风湿跌打等疑难杂症,都能做到药到病除。有时孕妇生产,临时叫不到接生婆,他也勉为其难。在父亲的推崇下,唐斌从此横下一条心,向伯父虚心学医,不闻世间事。伯父看他人性聪慧善良,就有心把几十年的看家本领传授于他。前些年,又派他去温州府拜师学中医。如今,是一名地道的医生。

      这次组建洞江号,唐学看准他,是不二的人选。浪子回头金不换,更何况是自己的宗亲族人。上山下海,靠得是这帮亲兄弟啊!

      经过一农田,看见十几个村民围困着一名青年。双方显然为了什么事,争执吵架了起来。青年长得虎背熊腰,大头大脸。他左手握一把长刀,右手抓着狼狗系在脖子上的绳子。他双眼圆睁,怒吼着:“不想活的,就冲上来!”

      那十几个村民,有拿锄头有拿扁担的,三番几次欲冲上来厮杀,无奈都慑于那只狼狗之威而不敢动手。僵持几分钟后,有人带头喊声:“打!”大家就从不同方位围攻上来。

      青年放开狼狗,喊道:“猎豹,咬!”狼狗好似猛虎下山,对冲在前面的几个人一阵猛咬,吓得他们只有招架之功而没有还手之力。青年借狼狗之势,挥起大刀,又是一阵乱砍,把几个村民打翻在地上求饶。

      陈如钦猛然回首,看见朋友唐斌,就住手了。他怒视着那些村民,用左手一指,说:“停一下,你们等我,不要跑了。我先会朋友,回头我们再打!”

      “喂喂喂,你们不要跑了,老子还没打过瘾哪!”经如钦这么一喊,那些人跑得更快了;有一个不小心,慌不择路,掉到水稻田里去了,粘了一身泥巴。

      唐斌对如钦说:“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唐学兄,我们洞头村准备购买战船,招暮水兵,打击海盗林冠山。招你入伙,你是否愿意?”

      “唐斌兄看上我,就是抬举我,我加入!”如钦说。“林冠山,灵昆鲨,改天把他逮住,杀了晒干,当下酒料!”

      “他们说,我的狼狗把田里的瓜果蔬菜糟蹋了,要打死。赔他们钱,也不同意。明摆的是欺负我一个人嘛,可没那么容易!”

      看这狼狗,确实与众不同。它威严、凶猛、剽悍。全身黑色无杂毛,个子高。前爪搭在人身上,足有一米六七,耳朵竖立,双目炯炯有神,是条难得的良犬。

      “我一走,刚才那些人就会钻空子,这只狼狗就不安全,我很不放心。我想,这只狼狗跟我上船,一起打海盗,不知唐学兄意下如何?”如钦顾虑重重,生怕不同意,满脸恳求的表情。

      “行船人,最怕船上有老鼠。老鼠会乱咬乱啃船上设备和衣物,又会传染疾病。俗话怎么说来的——?”唐学一时找不到恰当的词语。

      “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如钦答道,几人一听,都乐了。后来,这只猎豹,救了唐学一命,这是后话。

      唐学从东岙顶返回洞头村,路过渔岙山后海边。只见笔架礁在海浪中岿然屹立;海水围绕着它,泛起朵朵浪花。

      有个人长得矮小精瘦,腰间挂一个网袋,后背插一根短钢钎,徒手往笔架礁上攀登。爬到礁岩顶部,纵身一跃,“扑通”一声悄然入水。等了老半天,才从前方百来米的海面上冒出来。

      一会儿,小伙子游上岸。他短头发,小眼睛,皮肤黝黑,上嘴唇稀疏的胡须,居然直挺挺地往上翘着。唐学问:“请问这位兄弟是哪里人?怎么称呼?水性如此之好!”

      “那好吧。”唐学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就换个话题,说,“我们要招一批船员,打击海盗,请你参加如何?”

      “对了!在他这个年龄段,洞头目前没有对手!他打架有特点,如果第一次打不过你,他会研究你的缺点和破绽;第二次再找你打,直到把你打败为止,他才了心愿。谁都害怕和他打架,是很奇怪的一个人!”唐斌说。

      两人正聊着,唐斌说:“日时不能说人,夜时不能说鬼!说魁内、魁内就到。”只见魁内挑着一担木水桶从沙滩上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妹子。

      唐斌这才留意,这个妹子长得白净苗条,惹人喜欢,也有点面熟。“你不是阿珍吗?岙内孔庙私塾同学,十几年不见,真是认不出来。女大十八变!”

      “正是正是。”唐斌自个儿脸红了起来。他慌忙转个话题,说,“我们洞头人,吃水真困难,要去海边挑水,说起来都没有人相信。”

      渔岙山后海边,在悬崖峭壁的下面,有一礁岩。在一处岩石边,有一奇泉。涨潮时,海水满过泉水;退潮后,清澈甘甜之水潺潺而出。每半小时,约一担水,一年四季永不停息。一旦干旱,这里就有人排队等水。

      “什么好事会轮到我?不过,近来我改邪归正,不打架了!”魁内把水桶放下来,交叉着双臂放在胸前,其架势,好像又要和人打架。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平时你对姑娘,不屑一顾,自为清高。这回,你看我表妹,眼睛直勾勾的,露馅了吧?快陪她一起去挑水,还傻站着干嘛,懂吗?”

      退潮后,洞头港内海水都集中在深水航道区;半屏山和宫口海滩,裸露出一的滩涂,很多村民在捡蛤拣螺抓螃蟹;有些搁在滩涂上的渔船,有渔民上岸,只好一脚深一脚浅地跋涉着上岸……

      j云内日,被内屁——闽南语,云内日,指躲在云里面的太阳,往往特别热。被内屁,在被子里放屁,当然臭了。k投气——闽南语,指生气,怨恨。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平时你对姑娘,不屑一顾,自为清高。这回,你看我表妹,眼睛直勾勾的,露馅了吧?快陪她一起去挑水,还傻站着干嘛,懂吗?”

      退潮后,洞头港内海水都集中在深水航道区;半屏山和宫口海滩,裸露出一的涂滩,很多村民在捡蛤拣螺抓螃蟹;有些搁在滩涂上的渔船,有渔民上岸,只好一脚深一脚浅地从滩涂跋涉着上岸……

      j 云内日,被内屁——闽南语,云内日,指躲在云里面的太阳,往往特别热。被内屁,在被子里放屁,当然臭了。

    上一篇:仰智慧:百战归来再“创业”
    下一篇:社团风云计划 以记者之名书写矿大故事
  • 图说天下
    首页 | 免责声明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 Copyright©2008-2018 富优迪科技(www.fudsi.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文章、图片源自网络或网友自主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