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富优迪科技!
  •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收藏本站
  • 首页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科技创新网_互联网科技资讯门户|电子|通信|数码|信息安全
    科技创新网 > 媒体动态 >
  • ofo花式退押背后:沦为带货平台?

  • 发布时间:2019-12-02 15:19
  • 4.09K
  •   据11月28日《南方都市报》报道,ofo在APP首页上线了“天天返钱”的活动,告知用户“无需排队,直接退还押金”,不过用户必须在ofo商城里通过额外消费后才有返现,押金会以双倍返现的形式退还给用户。

      按其所定规则,用户至少需要购物1500元,才可提现120多元,相当于“拿回”99元押金。另外,提现还设置了种种门槛。

      深陷负债泥潭的ofo再次因押金问题惹来争议。此前,为尽快解决退押金难题,ofo推出过一个又一个与带货的退押金方案……但一路越走越偏的ofo,似乎在消磨着用户们的信任。

      11月29日下午3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打开ofo 客户端首页发现,如今活动已更名为“ofo返钱”,提醒用户“无需排队,直接退还押金”的标语也不见了,不过返钱的流程和规则并没有改变。

      进入“ofo返钱”界面之后,用户即可根据分类自选商品,当用户选择商品后页面会立即跳转至第三方电商平台或ofo旗下的小鹿有货,同时每件商品均标示出可返现金额。订单完成后,将于次月25日返现到账;返现金额累计达到一定额度后,可提现至微信/支付宝。

      据《中国消费者报》此前报道,用户在“天天返钱”活动中可将押金转至该账户,享受购物双倍返现,即提现金额累积至20元可提40元,但99元、199元押金的最高提现次数分别设置为5次和10次。也就是说参与活动的用户需额外消费才能拿回押金。

      让用户们接受不了的是,购物返现的钱并不好赚。用户容易高频购买的日常用品的返现额度一般都在2元以内,大额返现仅限购买频次少、高单价的家电系列。

      除此之外,研究员发现返现活动对用户选购商品存在隐形引导的嫌疑。同为洗衣机商品,标价899元的畅销品牌小天鹅洗衣机约返现3.15元,而标价548元的奥克斯洗衣机约返现19.18元。

      明知会招致用户反感,为何还要如此操作?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称,ofo或在积极开拓一个“带货平台”,这点在“ofo返钱”活动中的“一键省钱”里可窥一二——通过“ofo返钱”,用户既购买了商品又得到了返利。

      2015年8月,京东联盟先后推出CPS“个人推广”功能和全新CPC联盟产品。该业务推出针对于个人社交媒体、聊天工具、APP领取推广链接的“个人推广”功能。本质上来说,ofo是CPS联盟的会员,通过平台为京东产品作一系列的推广,从而获得佣金收入。至于用户的返利,自然是从ofo获得的佣金中去分。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登录京东联盟发现,不同类目的佣金比例并不同,而相同类目的不同产品的佣金比例也不尽相同,这个应该就是“ofo返钱”活动中返现金额没有规律的直接原因。

      “通过京东方面的查询,我们可以看到,商家原本给出的佣金高达49元,也就是说,原本49的佣金,ofo拿走了33,抽成比例高达65%。如果用户习惯了这样的购买方式,那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就会流入ofo的腰包,可见ofo还是挺有野心的。”在《ofo探索新盈利模式,返钱和退押金的背后,其实还有更大野心》一文中,自媒体“支付揭秘”如此写道。

      2018年11月,ofo发通知称,99元押金用户可一键升级为互联网金融平台PP money的新用户,同意将押金变为上述理财项目的100元特定资产,锁定期为30天。升级后,用户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这种方式可以理解为押金变P2P资产,不过最终因为网友不买账,PP money方面下线月,ofo APP上线“折扣商城”,未退押金的用户可以通过押金换金币的形式,换购“折扣商城”中的商品。其中,99元押金可以兑换成150金币,199元押金可以兑换成300金币,1金币等于1元。但不久之后“折扣商城”更名为“小鹿有货”,用户的购买形式从只能换购,变为换购和直接购买两种。

      自“小鹿有货”推出之后,多名用户在“黑猫投诉”中表示,点了“小鹿有货”之后会提示免费永久押金,

      与此同时,300金币不能一次性使用,每个商品必须同时使用金币和付现金,商品价格也比其他平台更贵。

      尽管ofo在8月推出了“有桩停车”模式,但实际上很多资深用户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抱怨停车区域难寻,经常罚款。

      “最后一次骑,怎么也找不到他们自己圈定的所谓规范停车点,要扣我20元违停罚款,凭什么呀?罚款我不愿交,也就彻底跟小黄车拜拜了。”经常把骑车当锻炼方式的小江(化名)对《中国青年网》吐槽道。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2019年6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曾公开过“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天津富士达)因买卖合同纠纷向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2.5亿的标的”的裁判文书,

      而在此之前,ofo的多名管理人员,包括戴威、陈正江、杨品杰等联合创始人,均已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员执行名单,限制个人高消费、出行方式,以及对外的金融信贷等业务。

      有业内人士表达了对ofo现状的焦虑,“ofo现在的逻辑是先活下来,然后再去赔偿供应商和用户,但更为重要的是,只有把还没退还押金的1500万用户维护好,才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因此在尝试不同退款方式的时候还是应该照顾用户们的心情。“

    上一篇:【2020瘦身佳品】速菓植物水果片代理拿货有限制吗?团队制度严格吗?
    下一篇:Firefox 18提速副作用:动态主题变静态
  • 图说天下
    首页 | 免责声明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 Copyright©2008-2018 富优迪科技(www.fudsi.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文章、图片源自网络或网友自主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